可爱老人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搜索
查看: 767|回复: 19

[情感倾诉] 《我在西藏五十年》——第64篇:可爱的何师傅和那些养路工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-8 15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《我在西藏五十年》——第64篇:可爱的何师傅和那些养路工

又等了四、五天,这辆汽车再次出发了。上次那位搭车人没有来,师傅让我坐进驾驶室,坐在他和助手的中间。车刚走了不久,挡风玻璃就因为三个人呼出来的水气结了冰,变成了两块厚厚的毛玻璃,挡住了师傅的视线。师傅只好将车停了下来,小助手立即拿出一块破毛巾,先在驾驶室里面将挡风玻璃擦擦干净,又下车绕到汽车左边,但这次只是将师傅前面那块挡风玻璃上的冰擦去一小块,就像是开了一个了望孔,汽车又继续前进了。师傅说:今天天气比那天还要冷,你若不是坐在驾驶室,那就惨了哟。我连声向他表示感谢。师傅说:莫要谢,莫要谢。一人有难众人帮,哪个也不敢说万世不求人。黑河汽车本来就少,找车很困难。只要坐得下,我从来都没有拒绝过搭车人。只是对那些两眼望天的人,哼!……”一句话还没说完,一团黑糊糊的东西突然窜上了公路,师傅一脚急刹车,我和小助手的头差一点碰到挡风玻璃上。仔细一看,原来是一头大牦牛跑上了公路,师傅使劲按喇叭,牦牛跑下了公路,汽车又继续前进了。又过了好久,雾气蒙蒙的东方露出了微微的旭光,挡风玻璃上的冰渣融化了些许,那红色越来越浓,不经意间就变成了一道红线,从那鲜红里又突然冒出来半个红彤彤的太阳。我们的汽车一直对着阳光在朝东走,难怪叫做东三县

那天的天气还真是不错,可以算得上是风和日丽,我甚至暗暗庆幸,上次半路返回黑河,真是因祸得了福。今天我既不用在车厢里面当“冻萝卜”,还能够舒舒服服地坐在驾驶室里,观赏四面的风景,与师傅摆摆龙门阵,实在真是太美了!

从谈话中我知道了,师傅姓何,四川绵阳人,也是由部队转业的。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香烟,准备替他点一支,何师傅连连摇头,说:不抽不抽。人家都说西藏的驾驶员开车离不了烟,我可跟他们不一样。我就是想在路上有一个人陪我聊聊天,摆摆龙门阵。接着师傅将头轻轻向右歪了一下,笑着说:你看看,我的这个徒弟,一上车就打瞌睡,睡得像一头小猪,怎么学得到技术?哎,我也快要憋死了。不问我姓甚名谁?更不问我从哪里来?往何处去?何师傅就拉开了话匣子:

师傅姓何名大明,今年三十刚出头。1950年参加人民解放军,在工兵五团,很快就由战士升到班长又升到排长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进步够快的了,在我看起来他也确实是“够快”的了。想想我自己,参加工作也只比何师傅晚了几个月,可直到现在还是一个白丁。现如今去了巴青县,还不晓得县里如何安排我。因为我的一口四川话(那时候西藏的汉族人中四川人居多,我自己也不晓得那一口湖南蛮子话在啥时候竟变成了地道的四川话。),他对我十分亲切,一口一个小老乡。他接着说:

1956年,我们部队驻在工布(现林芝地区)。一天连部通讯员到我排里来玩,顺手摆弄着我那支手枪。我说:小鬼,别乱动。就将枪从他手里拿了过来。再后来,我们俩又吹开了壳子(吹牛皮),摆谈起战场上要服从命令。我嘴里说着:小鬼,在战场上,你如果敢违抗命令,格老子就是一枪……”也活该我倒了血霉,我那平时从不上膛的枪不知怎么搞的竟然顶着膛!只听地一声,通讯员倒在了我的枪口下!我走火打死了通讯员!本来是要判重刑,就算敲脑壳(枪毙)格老子都没得话说。亏得军法处最后作出结论,那天是小通讯员玩枪上了膛。加上我在修筑川藏公路时立了个二等功,团首长替我说了好多好话,我在军区看守所里关了一阵子,又在军区人力团干了几年体力活,然后就下了地方。

听着何师傅的龙门阵,时间似乎真的过得快了许多。汽车翻越一座高山时,我问何师傅这是什么山,何师傅说:这就是上次我们没能爬上去,结果又打道回了黑河府的江古拉。我问:江古不就是狼吗?何师傅鄙夷地说:这头狼,平时里还不如一条哈巴狗。可只要一下了雪,什么车子也别想过去了,真比恶狼还要厉害哟。下山后汽车飞快向前进,走了好久,一条大河将公路拦腰截成两段。何师傅在河边将车停了下来,接着就下了车,我和小助手两人也跟了下去。我一看,河边上还结着冰,但中间已融化成浑浊的水,水面漂浮着块块浮冰。只见师傅在脱棉裤,我问:师傅,您要干啥子?师傅笑笑说:这里没有桥,水流急,水下的车路经常变。不摸清楚路,车陷到坑里头,可就真要格老子提拔当团长了哟。我走到岸边的冰上,用手往那浑浊的冰水里一摸,冰凉透骨。师傅一声不吭,在河里来回走了两趟,回到岸边,冻得浑身发抖,上下牙齿直打架。他甚至顾不得将湿漉漉的双腿擦一下,就连忙穿上了棉裤,围着汽车呼哧呼哧地跑起圈圈来,过了好久,缓过来一口气,才如释重负地说:谢天谢地,还跟我上次过去时差不多。走!只见他将变速杆拨到最低挡,加大油门,发动机沉重响起,一口气就将车开过了夏曲河。

汽车爬上河岸,就见不远处有两间小土坯房,但不见一个人影。何师傅将车在土房旁一停,和小助手同时从左右两边车门下了车。小助手去到门前,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,动手解开栓门的一根细毛绳,径直进了屋。这时听到何师傅在车厢上喊我:小老乡,快下来帮把手。我立即下车。只见师傅正在车厢里面搬面口袋,便连忙过去接住他从车上递下来的袋子,还有两个装着东西的大毛口袋。东西卸完了,师傅跳下车,又和我将那些袋子搬进屋,小助手也早就生起了灶火,过了一会儿,茶壶吱吱呀呀地响了起来,壶嘴冒出缕缕热气。何师傅喊我坐下来,说:这就是黑昌公路的夏曲卡道班。你好好看一看吧。我一看,两间小土房,外间靠墙搭着一个泥巴灶,旁边是两排草皮垒起的坐垫,上面铺放着几张破羊皮,中间有一个木板钉成的小桌子。我站起身来走进里间,除了地上有几个人睡觉的垫子,就是堆放粮食和杂物的地方了。这时小助手已经在小桌上摆好了三只小木碗,倒好了清茶水,他又搬来一个长方形的小木箱,揭开盖子,只见里面用木板一分为二,一头装着奶渣和一坨酥油,另一头装的是糌粑。何师傅笑着端起碗,嘴里说着:小老乡,别客气,请用茶。我连忙拿出早上黄所长给我准备的两个馒头,递给何师傅,他接过来就随手放进了糌粑箱子里,说:喝酥油茶,吃糌粑几多安逸!哪个在路上还去啃那龟儿子冷馒头?我问:师傅,主人一个也不在,我们这样做合适吗?师傅笑着说:这可是我们养护段的老规矩。一个道班七、八个工人,管着四、五十公里的路,虽然跑的车不多,他们每天都要步行去修桥补路,平时家里哪有人?我来送粮食,要给他们当搬运工;回黑河,还要给他们当采购员,将他们需要的东西从黑河买过来。我又问:一个看家的人都不留,东西丢了怎么办?师傅哈哈大笑,说:这条黑昌路,刚刚修通时跑的车还多一点。后来昌都丁靑县的车子都去跑川藏路了,这方圆百十里,分工委的车子一个月不一定来一回,来来往往就只有贸易公司的送货车、粮站的运粮车,加上我这一辆车和一个月一趟的邮车。附近的牧民跟道班工人亲得像一家人,除非黄羊和狐狸来当小偷,还得哪个会来偷东西哟。

何师傅的壳子吹完了,我们三个人也吃饱喝足了。师傅将那几袋面粉和两个毛口袋码整齐,我们走出家门,小助手将房门依旧用细毛绳栓好,汽车又出发了。不久,远远地就看到几个工人正在紧张地清除一处塌方。汽车刚停稳,一个中年男子快步来到汽车跟前。我们下了车。南木聂(辛苦了)?嘎麻体(不辛苦)!)的互相问候之后,何师傅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卷用毛线捆住的钞票递给了他,随即又递给他一张小纸条,用他那特有的汉藏合壁的话笑着说:根拉(老师),面粉和买的东西都放在屋里了。给,巴司(帐单)。那人笑眯眯地点着头,连看都没看,顺手就将钱和纸条塞进了皮袄里。这时,小助手向正在挥锹铲土的人群跑去,中年人笑笑,用藏话喊住了他:你们今天真正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。塌方马上清理好了。下次欢迎你来帮忙。停了一会儿,他又问小助手:汉阳(铝)锅里的肉,就是专门留给你们师徒俩的,都吃了吗?小助手说:……”那人急忙去到小山坡上,拿来一个小口袋,也用藏汉合壁的话对何师傅说:肉,专门煮了,阿纽(小孩。这里指小助手)看见的明都(没看见),肉,这些,带到路上吃。何师傅连连摇手,说:莫果,莫果(不要,不要),很快就要过拉故隆故了,哪个还敢吃肉?还是等到返回来再吃吧。


评分

参与人数 3人气值 +12 收起 理由
禾子 + 3 赞一个!
阿强 + 3 赞一个!
文从非来 + 6 相当可爱!

查看全部评分

头像被屏蔽
发表于 2019-1-8 15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发表于 2019-1-8 15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欣赏大哥的回忆录—— 《我在西藏五十年》
发表于 2019-1-8 1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欣赏分享朋友佳作
发表于 2019-1-8 22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欣赏学习佳作!
发表于 2019-1-9 0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向曾经和仍然在艰苦环境下黩黩奉献的可爱的人们致敬!
发表于 2019-1-9 09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欣赏朋友的精彩佳作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10 14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申老李 发表于 2019-1-9 09:59
欣赏朋友的精彩佳作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10 14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从非来 发表于 2019-1-8 15:38
在西藏高原的公路上,驾驶员何师傅和小助手,还有那些养路工,的确是非常可爱可敬,那种朴实的情感,使读者 ...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10 14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阿强 发表于 2019-1-8 15:59
欣赏大哥的回忆录—— 《我在西藏五十年》

        
下一页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

手机版|公众号|小黑屋|可爱老人网 ( 闽ICP备11009337号 )

GMT+8, 2019-7-19 17:55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